中文版 | English
栏目导航
旅游资讯
专题链接






椹禌鏃忕敺瀛愭垚浜虹ぜ锛氬翱娣嬭殎鍜500鍕囧+鎴愬勾  
 

 驱车5个多小时,终于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来到马赛人聚居的奥罗米斯。一路上,车轮在疏松的黄土与苍白的石子间碾过,尘土飞扬。进入一片森林后,展现在我们眼前是摩坦尼克部落的草房,整个部落都在为马赛勇士的成年礼忙碌准备着。 

  对于生活在东非草原上的马赛人而言,从“勇士”变为“成人”是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步。在举行盛大的成年礼之后,马赛勇士就可以结束守卫部族的任务,娶妻生子,组织家庭。整个马赛族勇士成年礼每隔4至5年举行一次。摩坦尼克部落1.5万人中有500多名勇士参加今年的成年礼。


马赛勇士
马赛勇士

  “圣屋”和“马尼亚塔”

  马赛勇士奥罗利勒今年18岁,即将参加成人礼。他友善地拉着记者走向马赛传统房屋“马尼亚塔”。这些用牛粪、泥土、树枝搭建的土黄色房屋在森林中的空地上围成一圈,是人们为马赛勇士而建。  

  俯身走进奥罗利勒居住的“马尼亚塔”,这里昏暗、低矮,牛粪的臭味扑鼻而来,屋内基本没有什么家具。光线从土墙上巴掌大的小窗透进来,落在生牛皮铺成的土床上。真难想象平均身高近1.9米的马赛人平时如何在这么局促、脏乱的屋子里生活。记者从马赛部落回来,数着身上被跳蚤咬出的21个大红包,更加佩服马赛人与自然相处的能力:他们光滑的皮肤似乎永远不受蚊虫侵扰。 

  3年前,还是牧童的奥罗利勒接受了传统的原始割礼,并独自进入丛林疗伤一个月。走出森林时,他正式成为马赛部落中的勇士,随即和父母一同离开家,住进“马尼亚塔”,担负起御敌作战、保护部落的任务。 

  “为了今天,我们从两周前就开始成人礼的训练,包括装扮、舞步、呼喊,一切都要严格依照马赛族传统完成。” 奥罗利勒说。

  奥罗利勒的父母这天早早起床,去自家牛栏里,用马赛人专用的、镶嵌着五颜六色马赛珠的长形葫芦装满牛尿,这些尿液将在成人礼上被泼洒到勇士们的身上。   

  牛被世代以牧畜为生的马赛人视为最主要的财富和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以至于马赛人见面问好时首先是问“您的牛好吗”,然后才问“您的孩子好吗”。

  在清晨森林的薄雾中,奥罗利勒的父母和其他勇士的家人一同背着葫芦走向不远处的“圣屋”,并将葫芦斜靠在屋子周围。  

  “圣屋”是在典礼日前一天用树枝搭建而成的尖顶、圆底的谷仓形建筑,顶部用树叶覆盖,这里将举行成人礼最重要的祈福仪式。“圣屋”外20米处用一人高的树枝搭成环形围栏。从四周村庄赶来观看仪式的马赛女人和儿童,被手持树枝的卫士拦在围栏外,只有长者允许进入。   

  看到我们带着相机,围栏外的不少马赛人主动摆出姿势让我们照相,这让我们很吃惊。之前听说,马赛人认为照相会吸走他们的血液,所以连选举登记时对照证件照也很反感。同行的马赛长老利基里瓦说,因为不断有人离开村庄,去大城市读书、工作,马赛人对照相的偏见已经没有了。

  日上三竿,在深沉的牛角号声和马赛人高亢而有节奏的呼喊声中,光脚的勇士们手持长棍,抬着一根新砍伐的“神木”从远处走来,并和着领队长者的喊声尖声喊叫。

  奥罗利勒走在队伍中,他和其他勇士身披马赛族传统服装“束卡”(由两块红底黑条的布组成),头发用泥土染成红色,手腕上戴着各色马赛珠编成的手链,一些勇士还戴着闪亮的电子表,表情严肃。  

  当“神木”被插入“圣屋”顶部时,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马赛勇士的成人仪式正式开始。

  “猎狮人”舞步轻盈 

  “圣屋”外,长者从一群牛中选出一头黑色的牛和一头白色的牛,黑白两色分别象征马赛人的肤色与和平。他们娴熟地将牛放倒在地,然后在牛颈部插入长刀,用事先准备好的牛皮兜住流出的鲜血。500多名马赛勇士依次跪倒在两头牛前,吸取牛血。 

  牛血是马赛人日常的食物。他们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刺取牛血,随时饮用,认为从中能汲取不竭的力量。 

  “不试试吗?”利基里瓦长老问我们。我们心有忌惮,委婉拒绝。在和马赛人接触的两天里,我们几次看到马赛长者喝带着温度的牛血,生吃动物内脏、骨髓,勇猛彪悍。   

  在人群中,我遇到了山姆威尔——一个在今年7月用一支长矛杀死过狮子的马赛勇士。在其他勇士的簇拥下,山姆威尔笑得腼腆。这个瘦高小伙和其他马赛勇士没什么区别,黝黑的肌肉在阳光下发出亮光。

日期:2012/5/31 阅读:5764次
 

Copyright © 2013 glamourkenya.com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魅力肯尼亚 技术支持:哦呀科技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